• 浙江北仑:“工业社区”探索服务企业第三条道路

    大哥大网站

    2021-03-26

      该会议指出,据了解,

      作为一种发展二十余年的文学形态,网文领域至今已诞生了诸多优质IP与好故事,IP改编方法论也在不断成熟。高质量作品的背后,是高效化、专业化、体系化的影视生产思维,也是一次又一次经验累积下的生产力进步。《赘婿》是继《庆余年》后,新丽传媒、腾讯影业、阅文影视“三驾马车”打造的又一部典型的网文影视化作品。作为一部IP的网改剧作品,《赘婿》在影视化改编中,精选了原著几条脉络,选取保留名场面,强化角色的喜剧属性,使整部剧集节奏快、喜剧化、有网感、有梗,为网文改编带来了新思考。

      回到家,熊光国扑进田里,按技术员说的新法子修剪枝芽。回忆起以往,他再次感叹,“一场培训胜过一场雨!”原来,2014年,熊光国因身患糖尿病和缺乏技术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。随后,村里帮扶发展猕猴桃产业,再加上享受医疗、生态补偿等政策扶持,熊光国一家很快就脱了贫。这几年,猕猴桃种植和牲畜养殖带来的收入节节攀升,他总想着怎么把猕猴桃管护得更好。“有了技术,接下来增产致富才有好门路!”熊光国说。

    浙江北仑:“工业社区”探索服务企业第三条道路

      以党建资源撬动社会资源,以体制内组织带动体制外组织,“工业社区”凝聚了服务企业的最广泛力量,成为稳企业助发展的“红色引擎”坚持生产性服务、生活性服务供给齐头并进,以标准化理念打造服务企业的“生产同心圆”、服务员工的“生活同心圆”,最终构建起同频共振,联动共赢的“工业社区共同体”  文|中共浙江省宁波市委常委、北仑区委书记梁群  作为浙江省对外开放时间最早、经济外向程度最高的区域,2020年宁波市北仑区克服疫情影响,经济逆势增长:全区地区生产总值达2020亿元,创历史新高;工业总产值超4000亿元,累计产生制造业高新技术企业257家,单项冠军企业49家。 这份成绩单背后,北仑15个“工业社区”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。

      变园区管理为社区治理,像服务居民一样服务企业,北仑近年来加强党建引领,延伸政府服务内容和触角,开创“工业社区”新模式,用较低成本为企业提供社区化服务,营造企业快速发展的新生态。

      党建强基点燃服务企业的“红色引擎”  中国传统工业园区管理模式通常有两种:政府主导型的管委会模式和市场主导型的企业模式。 前者较适用于企业体量大、数量多的大型园区,但作为政府派出机构,需要配备政府编制,行政成本高企;后者管理方式灵活、效率高,但在调动整合政府部门资源方面相对欠缺。   作为北仑基层治理的新实践,“工业社区”模式探索服务企业“第三条道路”:以党建为抓手,将社区治理和服务居民的理念运用到工业集聚区,建立社区服务中心,推动职能部门、企业、群团组织、社会力量等共同参与园区建设治理,服务企业生产和员工生活。   欲筑室者,先治其基。

    北仑从强化基层党组织开始,把工业企业集聚区域规划成15个“工业社区”,成立区域性党组织,推动企业党组织连点成网、片区集成。

    通过点上抓覆盖、线上抓拓展、面上抓集成等,实现基层党组织工业园区全覆盖,同时发挥大型企业、龙头企业带动作用,以企业支部为纽带,依托产业链建立党建联盟,推动上下游企业信息互通、资源共享、产销协同。 并以“工业社区”为平台,做强社区“大党委”,组建社区区域性党组织,吸纳驻区单位、龙头企业、群团组织等兼职,充分释放各领域各单位功能的外溢效应。   党组织在“区-街道-工业社区-企业”一贯到底,使工作有了动力主轴。 目前,北仑已自上而下构建起四级党的组织体系,共吸纳驻区单位、龙头企业、群团组织等180家组织和单位成为大党委兼职委员。

    参照城市社区做法,北仑建立了社区党群服务中心,配备服务大厅、专职社工。   以党建资源撬动社会资源,以体制内组织带动体制外组织,“工业社区”凝聚了服务企业的最广泛力量,成为各方资源协同配置的高效平台,企业党组织成为稳企业、助发展的“红色引擎”。   以“制”促“治”重构服务企业的底层框架  组织体系的健全完善,使北仑服务企业、解决难题有了坚强领导和坚实基础,但真正把“组织力”转化成“服务力”,需要一系列制度设计、政策工具。

      北仑针对满足企业需求的制度进行研究和部署,从“根”上重构工作底层框架。   建立数据导向机制。 “工业社区”充分运用数字化技术,打破固有的条线分割、业务板块,构建一体化综合数据应用平台,链接政府部门资源、社会服务资源与企业需求。

    在政府端依托“企业码”,实现工作状况全景呈现,工作决策多维辅助,跨业务一网通办,工作部署闭环落实;在企业端推进“数字工厂”建设,建立了上下游企业信息集成系统,开展需求对接、订单配对、人才推送等智能化服务,助推企业转型升级。

      建立工作联动机制。 发挥区委两新工委牵头作用,建立“圆桌会议”制度,推动跨园区、跨街道、跨行业间各类主体互联互动、协商共决。

    同时,由组织部门牵头,发展改革委、经信等部门共同组建“锋领企服”联盟和小分队,下沉“工业社区”“组团帮扶+驻点帮扶”,共有25家涉企部门参与“锋领企服”联盟,选派了50名业务骨干、优秀年轻干部等组成8支小分队常驻社区。

      建立网格联企机制。

    根据企业规模、数量、发展需求、工作难度等,将每个“工业社区”划分为若干网格,配备6~10名社工,推进企业服务网格化管理,明确每名社工常态联系1个网格、约20~60家企业,走访收集企业需求,提供管家式服务。   建立呼叫报到机制。 “工业社区”定人定事定点定责,对企业反映的问题,分级分类办理:社区内能自我解决的由社区党组织联动各企业协调解决;需要园区外力量支持的,“工业社区”党组织吹哨,相关部门、行业协会随叫随到。   建立绩效评价机制。 改革考核考评机制,把服务企业成效、企业满意度测评作为“工业社区”党组织星级评定和业绩考核的重要依据,把机关部门服务企业成效作为民主评议机关的重要依据,把机关干部在“锋领企服”一线的表现作为干部考核、评优评先的重要依据,倒逼职能部门优化服务。   从“园”到“社”打造服务企业的“社区共同体”  北仑聚焦企业和员工的个性化需求,将服务社区居民的理念和方法引入园区,以标准化理念打造服务企业的“生产同心圆”、服务员工的“生活同心圆”,最终构建起“工业社区共同体”。

    “工业社区”实现了服务企业模式由“园区管理”到“社区治理”的转变。

      以标准配套聚人心。

    每个“工业社区”配备爱心超市、交友联谊室、露天广场等6~8个标准化文娱功能场所,24小时对外开放。 同时,整合园区各企业的职工学校、体育场馆等,实施标准管理、共享共用。   以优质服务暖人心。

    区委联合中央财经大学,研究制定《“工业社区”党组织服务标准清单》,覆盖园区公共治理、企业支持服务、员工保障增能和党群服务四大方面85项内容,保障企业员工享受暖心服务。

      以精细管理顺人心。 建立健全首问负责、即时办理、承诺办理、全程代理等全套服务制度。

    仅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“工业社区”党组织就牵头解决各类问题3235个。 如针对某公司湖北籍员工的情绪问题,灵峰工业社区党委部署开展“鄂籍员工关爱行动”,安排党员结对联系1091名鄂籍职工,并开通心理咨询热线。

    在全国抗疫先进表彰中,北仑“工业社区”党组织获得3项国家级荣誉。   “工业社区”的创新实践,全面拓展北仑共建共治共享的新局面。 一大批专业型、公益型、文体型的企业社会组织在北仑遍地开花,成为党组织的“左膀右臂”;企业自我服务意识被激发,“供应链超市”“工业产品超市”等互助平台脱颖而出;企业职工主人翁意识被唤醒……共同奏响了企业服务和园区治理的“大合唱”。

    通常一个“工业社区”财政供养人员仅10人,服务数百家企业;全区112名社工,服务30余万工人,极大地降低了行政成本。   未来北仑将进一步完善工业社区“大党委”兼职委员、产业链党建、党建联盟等做法,系统集成“工业社区北仑标准”,使之成为可复制、可推广的基层政府服务企业新模式。

    浙江北仑:“工业社区”探索服务企业第三条道路

      西藏民主改革后,翻身得解放的尼玛通过传承和发扬“卓舞”,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      之后成都队在第12副将比分扩大到32:4,更在第14副完成三无将定约再获10IMP,以42:4锁定胜局。最后两副牌双方各有收获,成都队最终以48:6IMP战胜北京队,夺得“牌兵布阵”四城桥牌网络赛的冠军。

    浙江北仑:“工业社区”探索服务企业第三条道路